▍只有物記得我們,它們因沾染塵世的人煙而有靈魂

 

人世崩頽已歷數十劫,但我們毫不知情。

 

 

 

一座木櫃、一只瓷盤、一張長凳、醫生椅或露齒微笑的劍獅,

從滅絕中僥倖存活下來,從此躲在無有陽光的某一豬圈裡,

窩藏在被遺忘的老屋一角,

或是改頭換面,屈辱而殘破地被胡亂糟蹋。

 

 

沒有人疼惜,亦不再有人傷心。

 

 

在時間的不同疊層裡蟄居,

在世間一隅靜好地跟著某人一過數十載,

這些人與物的因緣總是如此慎重,貼近生命本身。

像是以隱跡墨水寫就的風俗史,

或者,

更像是無人書寫的游俠列傳,江湖相忘。

 

 

時光逝去,而且還將不斷逝去,

如果沒有深深銘刻著不同人世軌跡的這些老物,

過去的人事也就永遠死去了。

 

只有物記得我們,它們因沾染塵世的人煙而有靈魂。
/
《發光的房間》選摘
作者:楊凱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