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的宇宙世界

    ▍掌上的宇宙世界 「呦呦鹿鳴」之名源自《詩經》中的〈小雅.鹿鳴〉, 取鹿藉由鳴叫聲來相邀志同道合的同伴之喻,以此為我們的根本理念。 我們希望讓日常的生活器物回到一種樸素的自然狀態,使人在使用過程中, 體會那份偶然、寂靜、簡單與不完美的細膩情感。 重新與呦呦鹿鳴合作, 這次作品有別於以往有趣的釉彩及器形。 將如月亮般的想像, 透過器型、色釉帶領我們踏上幽靜的宇宙之旅。 將視線緩慢在陰翳之間遊移, 感受作者將溫柔化為線條呈現在器物之中。 簡單卻又耐人尋味。 而這系列器皿中最大特色就是都呈現灰階色調, 緩慢的視線、感受 不只貼近了作品與作家之間相互自然的連結, 更是藉此呈現出,如月亮般幽靜柔和的氣質。 作家第一次嘗試由瓦斯窯,讓碳素增加並吸附在釉彩之上 所以在每次的燒製過程中,因釉彩的厚薄度不同, 有著時而具象,時而抽象的色調變化。 在侘寂之中, 一般人總會想到自然界蕭瑟與衰頹的景象。 事物由盛而衰的萬千不完美的樣貌引人注目, 但不完美卻能引起人們內心的共鳴。 而在器皿之中,如隕石般碰撞的痕跡, 是土本身的鐵質,在釉燒的過程中釉彩將鐵質溶出, 每次的燒製過成都如踏上未知的太空旅程般, 無法預測過程會有什麼樣貌呈現, 也因此在物件上能更深刻感受到時間及空間的想像。 器物有著千變萬化的樣貌呈現, 也有著太多因素而去影響著每件作品的呈現。 想要一起生活的器物書中曾提到: 「而生活中的器物身上有一種難以察知、無法度量的美的標準, 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衡量時間的尺度, [...]

▍老料新作的傳統工法中,交錯著對生命的疼惜

▍老料新作的傳統工法中,交錯著對生命的疼惜 紮根於土地,象徵著生命緣起的木頭,生命力比想像中更真實。 豐富木紋的木製品,都彷彿有靈魂般,百看不膩。 一個木櫃的誕生,以老師傅的專業技術做為載體,取檜木老料作為媒材, 整料開始,筆直度就是重點,從基本開始細心對待。 將老窗框、床架、門眉的檜木老料,整新成再使用的材料, 若有殘留的鐵釘、五金,小則傷害機具、嚴重則會使自己受傷, 如何閃過料的醜面、釘孔、缺陷,一項項考驗著老師傅的智慧。 先畫出榫洞、榫孔位置,預演著每個細節部位, 2D轉變為3D、XYZ軸榫頭交錯在同一個榫洞裡 膠合板料、結構,切出溝槽、組立門、安裝五金…, 全神貫注於組立的過程中,更時時留意垂直水平,僅是一度之差,便會導致門開闔問題。 刀落下,痕便生,每一個步驟,都需要扎實的基本功。 正式膠合組立後,仍需細磨、手做檜木玻璃壓條、洗出頂板飾樣, 直至整櫃上護木油、裝上五金及玻璃,最後細部清潔,才叫做完工。 細看檜木櫃,已覺得美品,並無什麼地方會需要改進 惟獨一個小細節,仍有不完美之處 認真端詳,手工檜木玻璃壓條上,即便已選用銅釘,但壓條上的細孔仍是有點多, 細微孔洞之中,有個疼惜的小故事。 原木工師傅配合的玻璃老師傅,去年突然地無限期休業, 後來才得知,高齡70、80歲的玻璃師傅突然中風了,左半邊無力,無法隨心所欲地控制肢體。 經過一陣子的休養 生活總算還能自理,但已經無法再工作…。 從住院期間至出院返家休養,木工師傅皆時常前往探望, 不吝地給予關懷、多給他生活的動力 待情況好轉一些,進一步鼓勵他拿起工具,做一些小活,有點收入,也能當做復健。 即便手腳不再靈活,老師傅亦努力嘗試重新開始。 無奈左手連扶住銅釘的力量也無法, 一個釘位,總失敗很多次才能完成, 技術不再俐落,多次失敗使老師傅也很灰心,一度不想再弄了。 「再試試,不急,慢慢來。」木工大哥不放棄地引導與鼓勵, 相信慢工出細活,每個步驟扎扎實實,互相扶持之下終於成就了這些檜木櫃。 . 木工大哥配合的玻璃師傅當然不止這個師傅, 但,那一輩就是惜情。 [...]